首页>新闻资讯>新闻

“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

来源: 时间:2021.04.19


2021年4月16日,由中国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共同主办的“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拉开帷幕。展览展出了中国美术馆和南京博物院所藏91件套陈之佛不同时期的绘画作品以及10件他生前所用绘画用具,较为全面立体地呈现了陈之佛的工笔花鸟画创作。
陈之佛(1896-1962),原名绍本,又名子伟、杰,号雪翁,浙江省慈溪市人,我国著名工笔画家,也是工艺美术的先驱、美术理论家和美术教育家。正如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所说,翻开20世纪中国美术史,陈之佛先生以其卓越的艺术成就和独特的艺术人生谱写了工丽纯美的篇章。他深植传统根脉,入古出新,既是自明清以来在工笔花鸟画方面造诣高深、贡献卓荦的艺术大家,也是我国现代工艺美术和艺术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展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宁静清雅绘画风格的形成和确立。这部分作品是以陈之佛在解放前的作品为主,作画从个人兴趣出发,设色尚清淡、雅洁,作品多追求孤寂、冷落、宁静、淡泊的情调。代表作有《寒梅宿雀》《玉兰赤鹦》《败荷秋燕》《东篱秋色》等。第二部分是鲜艳雄健绘画风格的转变和成熟。代表作有《文猫伺蝶》《红柿小鸟》《和平之春》《瑞雪兆丰年》《鸣喜图》等。这部分作品主要创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扫过去那种沉郁的调子而显见明快、开朗、繁荣、健壮,能给观者以乐观的情绪和强烈的美的感受。第三部分是秘不示人的创作方法与过程。主要展示陈之佛的画稿、粉本与草图。
与此同时,展览展出了傅抱石为祝贺陈之佛五十寿辰所作的《敬此为寿》和吴为山塑的《陈之佛像》。《敬此为寿》是此次展览向陈之佛家属借展的,一直被珍藏了半个多世纪,首次向公众展出。《陈之佛像》是南京博物院特邀吴为山馆长为陈之佛所塑的半身像,长期陈列于“陈之佛艺术馆”。这尊雕像也立于陈之佛的家乡。吴为山馆长追忆,塑造的过程是他用心与陈先生对话和致敬陈先生的过程,力求呈现一个为美、为文、为善、为心灵之真而“化”了的面孔,冥合陈先生心性、灵性和德性。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2、4号厅,将展出至5月9日(周一闭馆)。 




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
 
庭前夭桃花,灼灼流芳菲,又是一年四月天。在这人间最美的时节,中国美术馆不负春光,联袂南京博物院为广大观众献上一场曼妙的视觉盛宴——“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 
翻开20世纪中国美术史,陈之佛先生以其卓越的艺术成就和独特的艺术人生谱写了工丽纯美的篇章。他深植传统根脉,入古出新,既是自明清以来在工笔花鸟画方面造诣高深、贡献卓荦的艺术大家,也是我国现代工艺美术和艺术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陈之佛先生年少时即显现出过人的艺术天赋,1918年前往东京美术学校(今东京艺术大学)学习工艺图案,是留学日本专攻工艺图案的第一人。学成归国后,他专注于中国工艺美术事业,创作了大量极具艺术价值与审美价值的装饰纹样和装帧设计,并先后执教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国立美术专科学校,开课著述,颇多建树。解放后又任南京大学教授、南京师范学院教授、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等职。
陈之佛先生半世辛苦,华育桃李遍天下;一生治艺,长留春色满人间。作为传统工笔花鸟画变革的扛鼎之人,他推动了传统工笔花鸟画的现代转型,开创了工笔花鸟画的一代新风。上世纪30年代,陈之佛先生有感于五代两宋以来工笔花鸟画的盛衰之变,怀着对民族国家的热爱,对文化厚土的虔敬,立志重振斯艺。由于具有丰富的图案设计经验和深厚的西画技巧,又对传统国画勾皴渲染运用娴熟,陈之佛先生熔古铸今,博采东西,为沉寂良久的工笔画坛注入一股新鲜的时代气息,将中国工笔花鸟画带入不同夙昔的审美境界。
工笔,唯“工”者易平、易庸、易匠、易俗、易光、易滑,往往面面俱到而失去艺术之灵性。陈之佛先生的工笔,融写意与装饰于一体,既有院体画的严谨、文人画的洒脱,又富有浓郁的现代装饰气息和艺术感染力。作品线条细劲严谨,工整有神;构图欹正相倚,疏密得宜;设色尚清雅、恬淡,毫无邋遢浑浊之虞;技法汲取古代诸家之长,取精用宏,开创“积水法”,在工笔画中增添了更富生机的写意成分,拓展了工笔花鸟画的艺术天地。他创作的花鸟画健枝舞动、带露迎风,体证了中国传统绘画艺术气韵生动之妙谛,使中华传统美学中冲淡雅致的审美品格和诗性气韵在花枝摇曳、禽鸟草虫的描绘中得以传承、绵延。每每观先生之作,可见其意蕴盎然、漫性悠游,笔意通达畅神,设色丽中见雅,状形轮廓溢满韵致,富于生命之律动,曲尽自然之生趣,如临习习春风,一片化机。 
我亦钟情于陈之佛先生的古意和高士风范,这种气象是满腹诗书所养,是通历代仁人之心所成。他的人格魅力,烛照后世,乃来者的楷模和典范。所遗憾者,我对先生久久神往,却缘悭一面。所欣慰者,因为艺术、人格、南京,我与先生又结下另一种甚深缘分。我曾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这所创建于1902年的美术学科,人文荟萃,人才辈出,陈之佛先生曾任教于此,继徐悲鸿先生之后担任该系系主任,我的几位老师都直接授业于陈之佛先生,他们也常常谈起陈先生的为人、为艺、为教,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润物无声,因此,长者、儒者、仁者、智者的形象便幻化于我心中。2009年,南京博物院邀请我为陈老塑像,立于“陈之佛艺术馆”,这尊像也立到了先生的家乡。作为后学,我欣然应允。在我看来,陈之佛先生对自然万象和生命充满澄怀与乐观的一生,便犹如一尊在淡泊宁静中露出自在与坦然的塑像。而塑造的过程,则是我用心与先生对话和致敬先生的过程。我以石头城风化的红泥,以扬子江水调和成粘性的塑泥入神于先生那工致中的温润,在平实简朴中蕴涵气象万千,像一片深澈而明净的湖面偶泛微微之波光,力求呈现一个为美、为文、为善、为心灵之真而“化”了的面孔,冥合先生心性、灵性和德性。
时值建党一百周年,中国美术馆与南京博物院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让文物活起来的指示精神,继成功合作“待细把江山图画——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写生山水大展”、“金陵盛迹——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等展览后,再次共同举办“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该展览遴选了91件套陈之佛先生不同时期的绘画作品以及10件他生前所用绘画用具,旨在通过较为全面系统地展示陈之佛先生的艺术成就,彰显一代名家的艺术追求和人生理想,让观众通过陈老先生营构的生命灵境去感受传统艺术精神的薪火相传,体会中华民族审美精神家园的纯净。
感谢南京博物院和中国美术馆同仁为此展付出的辛劳与努力。祝愿来所有观展的朋友们能在这一处处诗境、时时物华的地方心有所属,心有所得。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21年4月





“花鸟至今日,纷纷多径蹊。漫狂称八大,刻划许云溪。雪翁逞遐想,落笔世所稀。既擅后蜀意,复具南唐奇……雪个已矣瓯香死,三百年来或在斯。”这是傅抱石先生为陈之佛先生《寒梅小鸟》的题诗,既是对陈之佛绘画创新精神的极高评价,又是相互间真挚而崇高感情的真实流露。

陈之佛先生是二十世纪中国工笔花鸟画的杰出代表,也是工艺美术家、美术理论家和美术教育家。他一生坚持艺术的真善美,兢兢业业,展现了极高的艺术天分和全面的学术才能,为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先生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笔花鸟的创作和研究当中。他幼年时学《芥子园画谱》,花鸟师习黄荃;早年留学日本的经历,让他能直接接触到东瀛文化艺术,广为吸收为己所用,并将工艺图案的精华融入到花鸟画的创作当中。他注重写生,留心观察花木禽鸟的生活规律,独创“观、写、摹、读”法,形成了清新秀美、精工雅致的风格。他还吸收了西画中的水彩画法,首创了“积水法”,至五六十年代达到了极为纯熟的阶段,丰富了工笔花鸟画的表现手法,开创了现代工笔花鸟画的新天地。

1996年陈之佛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南京博物院有幸接受先生家属的慷慨捐赠,成为收藏陈之佛绘画作品的重要机构。1999年,为了弘扬先生家属化私为公、服务大众的精神,南京博物院在新落成的艺术馆内,设立“陈之佛绘画陈列馆”,开始长期展示先生的绘画作品,彰显先生的卓越成就和独特魅力。2013年,南京博物院二期扩建工程竣工,艺术馆内陈列先生作品的专馆修葺一新,改名为“陈之佛绘画馆”。我们积极策划了若干专题展览,如2015年的“热烈的气氛——陈之佛新时期工笔花鸟特展”“冷逸的格调——陈之佛民国时期工笔花鸟专题展”、2016年的“花开见佛——陈之佛的艺术世界”等,立体回顾先生在工笔花鸟领域的探索历程,生动再现先生深邃的美术思想,皆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2017年3月,先生女儿陈修范、女婿李有光秉成爱国弘艺之大义,又将珍藏的陈之佛先生100张画稿粉本、57张创作素材、3张墨稿小品、85张草图小稿、2篇手稿及其生前所用部分绘画工具和生活用品,再次无偿捐赠给南京博物院,由此,南京博物院成为收藏、展示陈之佛绘画作品最为丰富、最有体系的机构。

如今,随着公众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增长,陈之佛先生绘画作品业已成为南京博物院向公众奉献的重要文化产品,深受社会各界的青睐和公众的好评。2019年8月,南京博物院分别与澳门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翎静芳馨——南京博物院藏陈之佛作品展”,积极传播陈之佛先生的艺术精神。

多年来,我院与中国美术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多次联合举办书画展览,皆取得很好的社会反响。今年恰逢建党一百周年,我们又精心选取了陈之佛先生的绘画作品来到北京,与中国美术馆共同特别策划“三百年来或在斯——陈之佛绘画艺术特展”,以宁静清雅风格的形成与确立、鲜艳雄健风格的转变与成熟、秘不示人的创作方法与过程三个部分,立体呈现先生工笔花鸟创作的生动景致,希望人们在欣赏先生工笔花鸟作品,获得美的享受的同时,也能发扬其“尚美”的艺术精神和思想境界。

祝展览取得圆满成功!

龚 良

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

南京博物院院长

2021年4月


 




陈之佛先生像的世纪之缘
——傅抱石的《敬此为寿》与吴为山的《情归故里》

李有光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经过八年的艰苦抗战,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9月9日,中国战区日军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山城重庆更是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9月正是陈之佛先生五十寿辰,画界朋友得知这一信息,都要为他庆贺。于是,在沙坪坝金刚饭店,徐悲鸿、吕凤子、陈树人、柯璜、汪东、黄君璧、傅抱石、赵少昂、傅狷夫、杨中子、张安治等,均以佳作相赠,一幅幅精美的书画,蕴含着朋友们的深情厚意。
时年42岁的傅抱石先生是山水画大家,也擅长古装人物画,但其现代人物写真并不多见。而他赠予的《敬此为寿》中,画的是陈氏全身像,十分难得。画长136厘米、宽40厘米。纸为夹宣。画的中央部分为身着长衫、布履的陈氏,站在一株挺立的青松之前,一棵红梅,在乱石堆中拔地而起,掩于陈氏膝下;一组翠竹发端于梅丛,又从松下右侧穿过,至左侧直绕至右侧,由近至远,消失于画外,使松、竹、梅成为有机联系的一组,烘托着陈氏的立像。松、竹、梅是中国文人极为喜爱的“岁寒三友”,都具有不畏严寒的铮铮铁骨,也是陈氏花鸟画中最爱采用的题材。陈氏曾在自己的一幅画上题辞:“苍老劲拔是松之格,劲节萧疏是竹之格,闲淡孤高是梅之格。”这松、竹、梅拟人化的品格,也是陈氏天生的秉性和人格之所在,以此作为其画像的衬景,极为恰切,含意深邃。
细赏这幅画的用笔,粗细对比极为强烈。人物的眼、鼻、口用中锋细线勾勒;胡须则以毛笔撒开,细细出丝;眉与长发用笔豪放,浓淡兼施,浑然一体。中式长衫亦用线描手法,疏密有致,刚劲有力,粗细浓淡,生动得体。人物的整体都是以线主宰,仅头发与布履用墨色大笔画出,上下对称,亦很协调。画中之石与松、竹、梅的用笔,颇为粗犷,手法各有不同。再赏此画的色彩,人物面庞的肤色染得极为细腻,展现了陈氏严峻蕴涵、沉静深思的面容和虚怀若谷的神态;花青染出的长衫和黑色的布履表现了陈氏简朴的生活状况;衬景的古松与梅树以墨赭为主调,数点红梅和一组翠绿的小竹叶,活跃了画面的气氛;以竹叶为界,下面一片浅浅的赭色,不仅使竹叶有了依托,更使白色的空间愈显深远广阔。全画通幅看去人物非常突出,具有磅礴、淋漓的浩然之气。
最后再读落款:傅氏先是用他擅长的篆体书写自撰的四言诗一首:“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寄生吾党,乃掬之英;弊徙晋宋,遑论元明;而今而后,北斗是尊”,充分表达了其仰慕陈氏之情。后跋 “之佛道兄五十初度,适占日本降后,普天同庆,中怀欢忭,敬此为寿。三十四年八月十三日,同聚重庆。弟傅抱石金刚坡下山斋并记”,为蝇头小楷,书写极为精到,深沉有力。其中,“之佛”两字略大,以示尊敬。跋后钤园形、朱文“傅”印和方形、白文“抱石大利”印两方,右侧钤长方形、朱文“乙酉”年号印一方,右侧下角闲章极有意义,为朱文、方形印“其命唯新”,所有印章均为其自制印,表达他们二人都肩负着在国画领域的共同使命。
这幅《敬此为寿》图,存世距今已67年。67年里,多少文物字画,或毁于战火,或损于人为,或自然泯灭。两位已去世多年的一代宗师在南京雨花台望江矶的墓地,在“文革”的动荡年代里都未能幸免于难,相继遭到造反派疯狂砸毁。而这幅蕴含着两位先贤深情的《敬此为寿》图仍能完好地保存下来,先生家传,功不可没。
今年是陈之佛先生逝世50周年,吴为山教授敬塑的陈之佛先生像在浙江省慈溪市陈之佛艺术馆举行了揭幕仪式。
慈溪是陈之佛先生的故乡。1986年,在先生诞辰90周年之际,由慈溪县委、县政府及县人大、县政协主办了隆重的纪念大会;将家属捐赠的先生诞生的宅第,建成陈之佛故居,并作为爱国教育基地;设立了故居文保所开展工作;同时还举办了江、浙、沪等地先生生前友好和学生赠送的书画作品大展。此后,慈溪毎五年都要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2010年,陈之佛故居扩建成了陈之佛艺术馆。
陈之佛像 吴为山 雕塑
66×44×81cm 2012年
2009年冬,慈溪市人民政府决定敦请以雕塑名人像闻名的南京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吴为山教授为陈之佛先生造像。吴为山教授将中国传统绘画所具有的形神兼备特色融于雕塑之中,运用大写意的手法,以神写形,独辟蹊径,创立了“意象雕塑”艺术的新体系;又以工笔画手法,以形传神,细致简约而又不失神韵。他的雕塑粗中有细、细中有粗,尤其是肖像,更是形神兼备,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吴为山非常乐意地接受了这一任务,“我钟情陈之佛先生是由于他的古意和高士风范,这种气象是满腹诗书所养,是通历代仁人之心所成。先生以工笔而闻名于世。唯‘工'者易平、易庸、易匠、易俗、易光、易滑,往往面面俱到而失去艺术之灵性。而每观陈之佛先生之作,可见其意蕴其间、漫性悠游,笔意通达畅神,设色丽中见雅,诗意盎然,状形则富于生命之律动,如临习习春风,一片化机。而此正像陈之佛先生的‘像',淡泊宁静中露出自在与坦然。这是对自然万象和人生的澄怀与乐观。他自身便是一尊充满魅力的塑像。”
吴教授工作认真刻苦,又勤于思考,接手后多方收集资料,还曾邀请我们夫妇俩去他在江北的雕塑工厂,听取意见,并当场修改。他说:“陈之佛先生像很‘静’,在图案和工艺美术方面高深的造诣使得其任何一个角度的轮廓线皆充满韵致。平实、简朴中蕴涵气象万千,就像一片深澈而明净的湖面偶泛微微之波光,令人心驰而尤觉其美。这是一尊为美、为文、为善、为心灵之真而‘化’了的面孔。……我更入神于陈之佛工致中的温润。以石头城风化的红泥和以扬子江水调和成粘性的塑泥塑成陈之佛先生,正合其心性、灵性、德性。”
陈之佛先生自1937年11月因抗日战争离开家乡后再未回去过,但对故乡非常怀念。他常常深情地对我们说:“我真想悄悄地与你们的母亲回浒山老家看看。”但由于工作繁忙,脱不开身,直到1962年1月突发脑溢血逝世也未能实现这一愿望。50年后,吴为山教授为陈之佛先生所造铜像,将长期安放于先生诞生之地,正是“情归故里”,可慰先生思乡之情吧!
1945年,陈之佛先生五十寿辰时,傅抱石先生用国画为他造像致贺。2012年,陈之佛先生逝世50周年,吴为山教授铸造的铜像将在陈之佛艺术馆揭幕,这真是世纪之缘。两件作品,都将永世留芳。
(作者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画家、陈之佛先生女婿,原载中国文化报/2012年11月6日/第09版)

 

 

 

 

展厅现场



 

作品欣赏

 

和平之春 陈之佛 中国画

169.3×86cm 1960年 中国美术馆藏

 

春江水暖 陈之佛 中国画

98.6×41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鸣喜图 陈之佛 中国

167x93.6cm  1959年 中国美术馆藏

 

瑞雪兆丰年 陈之佛 中国画

114.2×55.4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樱花小鸟 陈之佛 中国画

110.8x32.3cm 1959年 中国美术馆藏

 

樱花蓝雀 陈之佛 中国画

63×31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玉兰赤鹦 陈之佛 中国画

48.6×51cm 1942年 南京博物院藏

 

鸳浴藕花 陈之佛 中国画

111×58.9cm 1955年 南京博物院藏

 

芙蓉翠鸟 陈之佛 中国画

36×42cm 1957年 南京博物院藏

 

红柿小鸟 陈之佛 中国画

53×39.1cm 1953年 南京博物院藏

 

花荫觅食 陈之佛 中国画

69×36cm 1957年 南京博物院藏

 

槐荫双鸠 陈之佛 中国画

93.5×40.5cm 1952年 南京博物院藏

 

荔枝绶带 陈之佛 中国画

50.5×34.8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榴花芭蕉 陈之佛 中国画

62.7×33.6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梅鹤 陈之佛 中国画

130.2×62.3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秋艳 陈之佛 中国画

45.3×82.3cm 1960年 南京博物院藏

 

三花一景 陈之佛 中国画

92×26.7cm 1961年 南京博物院藏

 

文猫伺蝶 陈之佛 中国画

112.8×52.3cm 1952年 南京博物院藏

 

丛竹群雀 陈之佛 中国画

63.3×55.2cm 南京博物院藏

 

雪芦双雁 陈之佛 中国画

100.15×42cm 1960年 南京博物院藏

 

双飞雁图 陈之佛 中国画

71.6×51.5cm 南京博物院藏

 

 

 

 

 


责任编辑:于歌

编辑:程阳阳、杨子、杨奇
摄影:陈曦
制作:王志远


 

             - 官方微信 -                     - 抖音号 -                               

           

 

 

                - 央视频 -                         - 快手 -                               

           

 

 

                - 人民号 -                        - 百家号 -                               

           

 

 

- 学习强国 -

 

 

- 官方网站 -

www.namoc.org